中新網4月11日電 據《紐約時報》中文網11日報道,親俄示威活動再次席卷烏克蘭東部,使西方擔心俄羅斯將採取行動。但事實上,莫斯科的目標更為微妙,著眼於削弱烏克蘭新政府權力,加強影響力,阻止烏克蘭逃離俄羅斯經濟軍事圈的長期戰略。
  為此,克裡姆林宮提出訴求,希望基輔採用聯邦政治體制,賦予烏克蘭各地區的州級官員更大的權力。
  親克裡姆林宮的俄羅斯政治策略師謝爾蓋·A·馬爾科夫表示,“聯邦制將保證烏克蘭不會反俄羅斯。”
  俄羅斯官員則稱,他們設想的體制是,各地區選擇自己的領導人並保護自身的經濟、文化與宗教傳統,包括打造與俄羅斯之間的獨立經濟紐帶。
  報道稱,許多專家強烈譴責俄羅斯的計劃事實上意在破壞烏克蘭獨立。“這又是一種對烏克蘭分而治之的方式,”卡內基莫斯科中心的分析師莉利亞·舍夫佐娃說。“它意味著,莫斯科可以隨時從烏克蘭侵占和奪取一部分。”
  俄羅斯反對派政壇人士雷日科夫稱,俄羅斯總統普京“希望烏克蘭首先是絕對中立,其次是依賴俄羅斯”。他表示,如果能讓烏克蘭中央政府孱弱、州級官員強勢,就能繞過基輔直接與州一級打交道。
  美國儘管支持去中心化,但反對將太多權力下放到地區。
  許多分析人士認為,烏克蘭面臨的問題不是簡單的東西之爭。現實是俄羅斯實力如此強大,因此烏克蘭的行動必須保持微妙的平衡,在保存自身獨立性的同時,給予普京足夠的影響力來滿足他的要求。分析人士稱,這將圍繞著聯邦制的憲法問題展開,並將獲得密切審視。
  報道稱,儘管不可能預測在接下來的幾周里克裡姆林宮會作何選擇,但分析人士引述了三種可能結局。
  第一種,俄羅斯或者利用自身看中的候選人達到影響烏克蘭總統選舉的目的,或者是成功地實現它尋求的烏克蘭聯邦憲法,從而掌握在對外經濟與軍事政策上的否決權。
  截至目前,並未有候選人與莫斯科直接結盟。但是,存在兩大可能人選:一是長期受到莫斯科推崇的地區黨候選人米哈伊爾·多布金,二是曾在擔任總理期間與普京建立了密切工作關係的尤利婭·V·季莫申科。事實上,鑒於烏克蘭約三分之一的出口銷往俄羅斯,沒有任何烏克蘭領導人會冒上公開與普京對抗的風險。
  克裡姆林宮希望看到,比起烏克蘭現行憲法,提議中的憲法將會把更多權力讓渡給州級官員。分析人士指出,最佳的妥協方案將會基本遵循許多人口中的烏克蘭“聯邦化加芬蘭化”的框架。二戰後,芬蘭對俄羅斯採取了實用主義的策略——迄今未加入北約,而且直到前蘇聯解體後好幾年才成為歐盟成員國。
  第二種結局是克裡米亞的情形再現,屆時烏克蘭東部和南部的居民將在公決中投票決定是否加入俄羅斯。上周,頓涅茨克的抗議者已經宣佈,他們將於5月11日舉行一次這樣的公投,不過莫斯科並未立即支持這項提議。
  讓烏克蘭官員擔心的是,如果克裡姆林宮認為任何新憲法都不能令其滿足的話,它將改變路線,要求舉行公投。第二種結局無疑會損害烏克蘭的穩定性,並阻礙它完全融入西方,但是這樣做對莫斯科而言風險也很大。
  首先,無人能保證東烏克蘭如果進行公投,能夠與克裡米亞一樣不發生血腥衝突。此外,如果俄羅斯採取行動,幾乎肯定會引來美國與歐洲更嚴厲的製裁,這將給俄羅斯的經濟造成嚴重損害。美國已經表示,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干預將被當做可能會導致事態“嚴重惡化”,從而採取更多的製裁。
  俄羅斯民眾可能也並不歡迎這一做法,因為這樣,烏克蘭西部地區可能就會變成西方可靠的“反俄羅斯盟友”,而且離俄羅斯邊境也不算太遠。
  報道稱,西方仍然有足夠的理由相信,如果投票公平進行,那麼公投會以失敗告終。不像是克裡米亞,加入俄羅斯在東烏克蘭並沒有特別牢固的群眾基礎。直到1954年以前,克裡米亞仍然屬於俄羅斯,是大量俄羅斯老兵的故鄉。
  或許最重要的是,烏克蘭東部的寡頭政客仍然基本反對加入俄羅斯。他們當中有幾人目前是這片地區的領導人。
  第三種,也是最不可能發生的情況是“全面的軍事入侵”。在俄羅斯舉辦索契冬奧會及克裡米亞入俄後,普京在國內的支持率飆升。但是,軍事入侵的經濟成本和俄羅斯人陣亡的可能性,可能很快就會扭轉普京大約70%的支持率。  (原標題:美媒:俄謀求削弱烏新政府權利 阻止烏克蘭逃離)
創作者介紹

防水材料

hg22fmqod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